五一扎堆的音乐节,唯独,广东缺席!

‍‍
 
五一去哪儿玩?
 
音乐节似乎已经成为不少年轻人的标配,它所催生的小长假旅游,也成为不少城市的招牌。
 
今年五一,算是音乐节在疫情之后的重启之季。
 
据城城不完全统计,五一期间中型以上的音乐节(摇滚范畴)超过20个,其中两大IP草莓和迷笛均重磅出击,草莓有4个,迷笛也有3个。
 
其中上海草莓阵容豪华,除了新裤子、痛仰、达达、重塑、五条人、木马、大波浪、马赛克、海龟等《乐夏》一二季顶流乐队几乎全部到齐。
 
还有今年再发新专的万青,以及艺人陈粒和伊能静。
 
迷笛方面,许巍和丁武两个老炮则齐聚滨州。
 
这次五一假期的音乐节,涉及城市,既有北京、上海、南京、成都、武汉、济南、长沙、重庆等大城市。
 
也有常州、邯郸、衢州、焦作、淄博等城市。你很难想象,单是常州五一就有两个音乐节。崔健、HOYSIDE、木马等领衔常州新龙森林音乐节,这阵仗简直就是一个”小草莓“。
 
唯独,广东缺席。
(五一期间广州实际上拥有造浪音乐节,不过属于说唱性质,以及五一想在广州听歌,可以直接进入今天的二条推送)
 
从经济到文化各个层面,虽然没有必然关系,但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等,理应在五一假期拥有自己的音乐节。
4月初,与非门阿庆庆就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名叫《五一音乐节不完全汇总》的推文。
 
并无奈地配上了「广东不配」四个字。
 
阿庆,见证着近10年广东音乐节的发展,在广东,大大小小的大型音乐活动音响设备总调控、幕后策划都有他的身影。
 
除此之外,阿庆还有一个身份:乐队与非门的吉他手。
2000年成立的与非门,算得上广东殿堂级的乐队,他们当年的一首《乐园》是小众乐迷的宝藏,放到当下听起来都不过时。
 
 
 
主唱蒋凡的声线既有王菲的空灵,也有许美静的忧郁,与非门电子味的编曲前卫大胆,在当年简直是圈子里的一股清流。
时间回到上世纪90年代。
 
毛宁、杨钰莹、林依伦、陈明等流行歌手在广东走红,包括东莞在内的许多广州周边的城市音乐氛围浓厚,兴起了歌厅。
 
歌厅需要乐手。许多乐手为了生存,都来南方淘金,大半北方乐队都曾和广东结缘。
 
在那个广东音乐的黄金时代,大学毕业的阿庆留在了广州。
 
当时广东文化娱乐暗流涌动,也有一股玩乐队的风气,四乡的歌厅乐手得以谋生,广州就玩原创和摇滚。
 
或纸醉金迷,或摇头呐喊。
阿庆和小伙伴们也组建了乐队,玩起重金属和Funky,至今仍很自豪的是把“红辣椒”和“金属"乐队的经典专辑各翻弹了一遍。
 
左三为阿庆
由于金属乐队基本都是工科男,来自逻辑电路的含义,他们取名叫做「与非门」。
那时的阿庆也没想到,这个乐队名后来真的会和「电子」扯上关系。
当乐队其他几位乐手、主唱相继离开后,阿庆在兼职电台DJ工作时,开始接触大量电子音乐,也喜欢上了用电脑制作音乐。
 
后来广州本地人三少找到他,加上湘妹子蒋凡,三个人一拍即合,决定走电子风格。
 
2001年的与非门  摄影by阎实
 
而乐队名字不变——与非门
 
作为广东乐队,与非门是较早被全国乐迷熟悉的,他们的身影也逐渐出现在各大音乐节。
 
大张伟最近在综艺节目里这样说:「北有超级市场,南有与非门。」
这句话和当年「北崔健南王磊」一样流传一时,只不过后一句是定义国内的摇滚国王,后一句是定义国内的电子乐队。
 
不过,2009年之后与非门第四张专辑《是与非》之后,蒋凡慢慢淡出了与非门,据后来她说的理由是——「不喜欢太闹腾的舞曲类电子」。
这张专辑也代表了与非门的一个瓶颈。
 
与非门没有赶上最好的时代,但这并没有磨灭阿庆对音乐的执着,与非门没有官宣解散,他也依然活跃在各大音乐节的幕后。
 
同时一直致力推动广东本土音乐节。
 
2014年美丽南方音乐节
2011年,阿庆作为主创人和投资人,在广州开启了美丽南方音乐节。
包括徐真真、宠物同谋、玩具船长、吹波糖、Project Ace(那时还叫大大乐团)、维度爵士乐团等在内的省内外音乐团队,在离广州塔不远的那时还在艰难招商的珠江琶醍开演。
这一演,就是三年。
2014年,移师广州渔人码头的“美丽南方”,参演团队由首届的不到20个,增加到40个。
 
除了广东本地乐队,也邀请到了香港陈乐基和杀手锏、澳门的刃记,还有著名Soler。
 
2014年美丽南方音乐节
演出内容也丰富了很多,民谣、流行、说唱、重型、电子,该有的都有,至于舞台,更是延伸到三个,命名为美舞台、南舞台和电舞台。
 
音乐节的市集玩法也全面升级,现场体验既接地气又帅气。
 
阿庆说,「2014年的“美丽南方”,那时是个巅峰。」
 
谁能料到,巅峰似乎要成为绝响。
 
2014年美丽南方音乐节
虽然「美丽南方」还在继续动作,但2015年和2017年已转变为商业免票惠民性质。
 
2016年参与的肇庆鼎湖音乐节,主办方邀请陈小春和张震岳这样的大咖,但在阿庆眼里,更多算是氛围活动,或帮助友好单位。
「我觉得要叫音乐节,标准有两个,一是多舞台,二是有售票行为,否则,它就是音乐活动。」
 
阿庆说。
最近几年,美南团队转为承接政府以及集团的音乐活动。
 
诸如深圳98音乐节,南山流行音乐节等,也参与一些本地音乐节,例如千灯湖音乐节、鼎湖山音乐节等。
 
但「美丽南方音乐节」这个IP,目前是休眠阶段。
 
「收入cover不了成本,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不敢轻易出手。」
阿庆参与的佛山千灯湖音乐节
现实是残酷的。
但也并不是没有希望。
就拿五一广东缺席音乐节,在阿庆看来,是因为「大家都太实际了,都在谨慎计算和考虑,主管部门实际,操盘人员实际,乐迷也实际。
 
但广东乐迷的氛围还是可以的,全国知名。」
 
「下半年应该会好,北方的大鳄们上半年先忙北方的,下半年就会来南方,我们等着人家上门吧,这真是可悲,也是我这样人的失责。」阿庆苦笑。
 
目前音乐节艺人资源大部分掌握在摩登天空和太合麦田等公司手里,品牌主要是草莓、太合与迷笛。
 
他们在上半年会偏向北方和长三角流域,下半年会来广东,这和南方的暖天有直接的关系。
 
2013年美丽南方音乐节
 
其实,前几年广东都还是有一些音乐节的,除了「美丽南方」,还有阿庆非常欣赏的「丛林电音」,以及更久远的「彼岸花开」、「广州430」、「锐丰」的一系列音乐节等。
 
可目前看起来都没有持续下去的迹象,果真如此么?
除了大家越来越务实的原因外,流量当红大牌们的演出费水涨船高,本地缺乏有影响力号召力的艺人和内容,也是非常实在的问题。
 
不赚钱,当然不好做。
 
万事开头难,能坚持下去的,或许会带来收获。阿庆还是把希望放在了下半年。
 
就像如今开票即售罄的草莓音乐节,即使把控着绝对优质强势的乐队艺人资源,当初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夹缝中生存。
 
经过这两年的《乐夏》,如今他们整个音乐节产业收获满满。
 
草莓一开票,全线售罄,连高铁票都顺势被抢光。
 
 
想起我们之前采访木马乐队的谢强所说,「朋友们说,如果说参加《乐夏》是背叛摇滚,我们应该早点背叛。」
在流量时代,《乐夏》帮助一批乐队人气迅速提升,在非主流和主流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新裤子、木马、痛仰、达达等一大批老牌乐队重获新生。
 
摩登天空可以说在今年五一大获全胜,他们旗下的艺人在《乐夏》获得巨大流量加持。
 
所以草莓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轮番上演,五一之后还有马不停蹄的成都站,不少乐队竟然有了每天赶场的幸福的烦恼。
 
而草莓上海,更是找到了中国银联的冠名。
这也许是最近十年,草莓音乐节最好的时代。
 
 
在这里,不得不提几支来自广东的乐队,生活在广州、起步在广州的汕尾乐队五条人,在河源土生土长的九连真人,广州新生力量超级斩,均因为《乐夏》走红。
 
有人问,以五条人为首的广东出圈乐队为什么不作为领头人,打破广东音乐沉寂的环境?
「艺人更多的是创作和表演,他们只是音乐活动的一部门内容。音乐节的组织工作涉及到方方面面,场地,报批,安保,艺人,舞台,商务,票务……术业有专攻。」
阿庆说,「他们能来本地的音乐节,就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但他们要解决自己生存和表演的问题,肯定会把更多时间会花在音乐创作上。」
 
 
因为《乐夏》的缘故,流量高的乐队商演费用水涨船高,如果不是艺人本身经纪公司的活动,邀请费用可能是内部价的数倍乃至数十倍,这就更考验各个音乐节主办方了。
 
谁会愿意花个几十万的风险请一支高流量的乐队参演?
 
话又说回来了,在广东能配得上流量这两个字的乐队,除了从《乐夏》杀出重围的极少数派,有机会走上音乐节舞台的乐队又有多少?
 
仔细数数,有圈内被认同的闷饼、Project Ace,一直奋战在广东的Monster KaR、玩具船长、沼泽、小雨乐队。
 
以及从东莞脱颖而出的蛙池,和已经出圈的徐真真。
 
但,即便是他们,也很难与流量这两个字沾边。今年传闻《乐夏》停办,如果确实如此,也堵住了他们获取流量的风口。
 
唯有自己发掘更多的「五条人」。
 
阿庆说,确实目前来看广东本土乐队的知名号召力“撑不起场面”,但不代表缺乏有特色和潜力的乐队,有的其实根本就不差,只是欠缺机会和途径。
 
就拿超级斩来说,阿庆回忆起第一次看他们演出时,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第二次看,觉得这队还挺有特色,所以他们在《乐夏》走红,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这种乐队类型本身在节目里就很少,而且代表了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心声。
 
 
「超级斩的脱颖而出,也让我们思考自己发现选拔广东乐队的标准和固有理念。」
阿庆说,「也许我们之前注重更多是音乐的专业本身,而忽略了他们是否有潜力或有特色。」
 
近两年,阿庆也在研究如何在流量时代发现更好的广东本土乐队。
 
还有新晋的粤语说唱人瘦恒。
 
△ 瘦恒
奋斗在广东十多年的流行朋克乐队AMT阿童木。
 
AMT阿童木
旋律开始越来越悦耳的The Will On Kill。
 
△ The Will On Kill
赏心悦目的全女班二次元乐队扭蛋姬。
 
△ 扭蛋姬
脱胎于GoUp随心随性的决士狗JustGo……
 
“我还是希望,能有一天,我们这些广东的新老乐队能再聚一堂,而且都是买票进场撑咱们的乐迷,做一个真正的体验舒适的广东音乐节。”阿庆说。
 
与非门在南方音乐盛典,获得致敬荣誉音乐人
就在去年,与非门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上演周年专场,这也是蒋凡时隔10年和其他两位成员重聚,蒋凡正式回归与非门。
 
中山纪念堂与非门20周年音乐会
 
至于她自己,也没有闲着。蒋凡最近出现在自己老家湖南卫视综艺节目《谁是宝藏歌手》里,以个人身份重回大家的视线,转音依旧梦如仙境。
阿庆在与非门的视频号转发了蒋凡参加节目的视频,并配文——
 
「无论她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有她,才是与非门。」
 
蒋凡回来了,与非门也回来了,他们出现在五一假期草莓音乐节的名单里。
 
不是广东,是北京。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旅游资讯

提前曝光!5月这片绝美山谷花海太惊艳了,距成都仅1h

2021-4-28 21:20:36

旅游资讯

五一不远行!专属成都人的“微度假生活”,地铁直达薅羊毛!

2021-4-29 21:34: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