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云南隐秘吃喝指南|2021年度私藏西行目的地

 

 

 云南隐秘吃喝指南 

 2021年度私藏西行目的地 

 

 

 

今年你去哪里旅行了?

 

2021年的尾巴上,我们推出本年度私藏旅行目的地之一,云南。

 

是的,永远说不厌、永远有可挖掘点的宝藏地云南。这次,我们以食物的方式再次进入云南,四种云南美食,四个与美食相关的小故事,准备收藏吧。

 

 

 

 

///

土鸡米线

///

 

 

从西南之成都驾车,再往西南八百多公里,就会到达玉龙雪山下的古城丽江。

 

时光倒转十数年,当大研古城四方街堆满旅游团客,古城沿街酒吧使用上声光电,油腻中年男坐在窗边渴求艳遇的时代,束河古镇相对于大研,是独立而清新的存在。

 

作为前往香格里拉、梅里雪山等著名旅游点的中转站,滇西北重镇丽江实在是太过有名,这次过去,感觉束河融入丽江的愿望之迫切,以致模糊了二者的边界。

 

我倒不至于。每次去,都有人叮嘱,去吃“我们的”土鸡米线。大约八九年前,发现束河古镇口的一家土鸡米线,美味程度大约在米其林四星以上,值得专程前往。那时镇口就是镇口,作为路痴,闲庭散步也能找到。不像现在,旁边修了个供游客出入的门坊,要让人绕上半圈,才能寻到这间“李记土鸡米线”。

 

大约午后才到李记,一行五人,米线仅余三碗,幸而饵丝还有两碗。热切期待的各式“加冒”是没有了,比如想人手一只的鸡翅,从翅根到翅尖的整只,从卤油锅中捞起,鸡皮乌黑紧致,泛着油光。还有鸡胗,精致小巧一枚,卤入味,浸泡在米线里,咬来劲道Q弹,再饮一口浓郁鸡汤,实在是开启美好束河一日的绝配。

 

正在遗憾与犹豫间徘徊,老板问,还有几个鸡脚,不要也就没了。忙不迭应下,眼见老板熄灭炉灶,清理操作间。并嘱咐,明日再来,想加冒,须得十点后,早了没卤熟,也不能晚,因为实在畅销。住了离米线最近的酒店,次日晨,如约前往——鸡翅、鸡胗,浸泡它们的汤汁,加满云南米线特有的泡菜、辣椒面、葱花……

 

呵,这该死的,被延迟的满足感。

 

(束河古镇)

 

 

 

 

///

腊排汤锅

///

 

 

夜里去象山市场,为那一口腊排汤锅。疫情期,酒店老板闲,邀我们品尝他的古树红茶,茶是香甜的,就向他打听腊排汤锅哪家强。这位浙江老板大约懂饮茶,却不谙美食,推荐的那家倒也没有太差,几桌客人都是游客,腊排被斩得细细碎碎,也略咸,与记忆里吃过的大块排骨相去甚远,不够过瘾。

 

第二天逛白沙古镇,那家著名的杂锅菜,刚到饭点,就卖完打烊了。索性返回丽江,再寻腊排汤锅。在某点评的指引下,来到一家坐满当地人的店,门廊、墙面挂的火腿与腊排一遛排开,寓示着需求强大的红火景象。

 

终于与记忆中的大块腊排喜相逢,而火腿细腻化渣,肥瘦适宜,值得一提。各式素菜琳琅,烫入汤锅,开始期待拥有另一个胃,可以装下所有的豌豆尖、海菜、豆腐、土豆,和米线。

 

(为那一口腊排汤锅)

 

 

 

 

 

 

///

清真

牛肉汤锅

///

 

 

若只谈及沙溪的吃,是显而易见的不公平。第一次来,没有那些“寻回”的执念。是初入江湖,遇到谁就是谁的率性大胆,却误入秋色斑澜的沙溪,喝到这一路最好的咖啡,听到一个忧伤的故事,在陌生人的弹唱中,暂且掸去时代的灰,共饮至深夜。

 

在山路蜿蜒中行进,另一边是深秋收割后的田野,茫茫的大地色。但毕竟是云南的秋,略感萧瑟时,一株高大的杮树就出现在山边,或是原野。叶是落光了,枝条遒劲有力地伸向旷野,红色的果实挂了一树,疏落有致。相比成都乡野的杮树,简直是艺术装置。

 

那家清真汤锅隐匿在路边一个下沉空间的房屋里,招牌黑黢黢的,若不是有三两桌客人,根本不知这是一个饭店。两个回族女人,在室内来回忙活。汤底是牛骨清汤,熟牛肉牛杂切片,就汤煮沸,即可食。另点了牛干巴,也是切薄片用油炸了,加一把干辣椒、香茅炒匀,入口油润不柴,有种属于云南特有的香。

 

旅游业还在惨淡期,酒足饭饱后,轻易找到一家颇有腔调的民宿。古镇寂寂,星光溶溶,正要入睡,突闻小院内传来男人的嚎叫,撕破古镇的宁静。那几声听得心惊肉跳,好在一夜并无后话。

 

(沙溪的清真汤锅)

 

 

 

 

///

石宝山水库

酸汤鱼

///

 

 

第二天闲逛,路过僻静处,见有院子方正,内设茶桌。银杏叶落金黄一地,石榴树干了果,挂在枝头,就进去讨茶喝。还没落座,又进来一男一女,男的手执专业摄影设备,喝茶闲聊,问起我们住哪间客栈,然后男人说,我朋友与你们住同一家。

 

我们好奇,可是昨夜嚎叫的那位?

 

他说,几个朋友一起,先喝镇上店里买的酒,然后又喝乌苏啤酒,朋友有心事,不觉就喝多了。心事何为?与女友相隔大洋洲,因疫情已近两年不见,恋情岌岌,算是男人酒后为情所困的呐喊吧。我们又笑一阵,被推荐到石宝山水库去吃现捕捞的野生鱼

 

回到民宿,正觉夜长无事,打算外出喝酒。一群人进来,其中一个对我们说,放心,今夜我不会再嚎叫了。我们大笑,说,来陪我们重新喝过,当赔昨夜罪。他的朋友,一对年轻的恋人,骑摩托车从北京一路到沙溪,男的弹起吉它,已是专业级别,女的来自佳木斯,名唤刘钢铁,指着桌上的酒,豪迈放言,我一喝只怕你们不够。

 

男子是安静而温和的,他聊自己的老家苏州,与这对朋友的相识之地,聊云南和澳洲的日光,相隔的恋人,他说,其实我们已结婚,我也有绿卡,可以自由去澳,但一场疫情,改变了许多,他不想再去,她不愿回来……

 

吉它声时而张扬,时而呜咽。酒已尽,这夜无人醉去。

 

(云南沙溪&石宝山水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