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登欧洲最高活火山埃特纳

图:冒着浓烟的埃特纳主火山口
2021年12月26日09:07 于意大利西西里岛(by FP)

欧洲最高的活火山是位于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Mount Etna),当前海拔3357米。这座火山是真的活跃,每年都有多次大大小小的喷发,最近一次小规模喷发是在2021年的12月14日。整个山体大致是一个锥形,三千多米的海拔在岛上非常显著,靠近西西里岛时在飞机上很容易注意到山顶笼罩云雾的埃特纳火山。攀登埃特纳火山难度不大,没有技术上的难度,在冬季山体积雪覆盖,颇为壮观。我和队友攀哥打算用一天往返登顶火山,这将是我的第一次登火山的经历。

▼ 从西西里卡塔尼亚机场遥看埃特纳火山

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我们坐飞机到达西西里岛火山脚下的城市卡塔尼亚,采购一些食品,准备26日登火山。当天的日出时间是7:12,日照时间只有9小时35分钟,白天时间并不充裕。为了充分利用白天时间爬山,我们包了一辆车6点就从卡塔尼亚的住处出发到登山起点(约40公里),这样在7点左右就能开始徒步了。

海拔1900米~2490米

在晨辉中车沿着盘山公路往上,不时可以看到山脚下城市的城市一片灯火,城市的尽头是西西里岛的丘陵起伏,以及远处海天相接的海岸线。果然7点左右,我们到达了登山起点——海拔1900米的Rifugio Sapienza。这里有个常年营业的缆车站,能到达2490米的高度,但今天上午9点才有第一班缆车,对我们来说太晚。7点这里冷冷清清,还没有游客到达——实际上当天爬山也只有我们两个人。

▼ 早上6点55分已经到达了Rifugio Sapienza (图 by FP)

7点20开始,从海拔1900米到2490米,我们大致沿着缆车的路线往上爬。从登山起点往上的区域,脚下遍布着火山的堆积物,几乎没有任何植物,像是走在一个大型的矿厂。细碎的火山渣和黝黑的火山灰粉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倒是非常好走。

海拔2490米~海拔3070米

8点40,到达海拔2490米左右的缆车站终点,走到这里算是热个身,我们吃点东西继续出发。路线会从左边经过一个火山锥,非常漂亮完美的锥体,锥体上方的缺口就是火山口,就像被咬了一口的粽子。这个时候天气还很好,这个海拔处没有云层,整个火山锥覆盖着皑皑的白雪,反射着阳光,照得人心情舒畅。

▼ 天气很好,这座浑圆的火山锥看上去很好欺负(图 by FP)

▼ 回头看这这座好欺负的火山锥

走过火山锥是一个比较暴露的缓坡,这里缺少遮蔽,常年有风,因此只有一层薄雪覆盖,走起来非常稳。沿着这段缓坡往前,埃特纳的主火山口就在正前方,山体被一大团云雾笼罩,火山口持续冒出的浓烟像飘扬的旗帜。

▼ 向埃特纳火山出发(图 by FP)

继续往前,海拔2795米处经过Bivacco Etna Sud山间小屋,我们在这里稍作休息。风渐渐变得很大,从这个时候开始,能见度迅速降低。

海拔2930米左右开始,进入了火山熔岩区域。地上不再是细碎的火山石砺,而是大块的凝固的熔岩。

很多熔岩上形成一层冰盖,这个冰盖吧,它即不薄也不厚。你小心翼翼地在上面走,它能托住你;你稍微大意,冰盖咔呲一声破裂了,你脚底就踩空掉到熔岩之间的缝隙了,深的缝隙大概有大腿那么深。

熔岩之间冰盖没有合上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冰窟窿,像雪地里挖的一个个陷阱。不过没有雪山里面的冰窟窿那么危险,掉进去爬起来就好了。

▼ 不小心踩破冰盖,掉进冰窟窿,下面是火山岩石

这一段熔岩区域坡度比较平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岩浆经过这里流速变缓才能慢慢凝固。但这一段走起来很耗时耗力——松动的火山岩石踩不稳,需要时刻集中注意力看脚下,同时一双保护性能好的中高帮徒步鞋也非常重要。

越往上,受山顶火山口的影响,火山熔岩的间隙开始出现地热,因此这一块区域海拔虽然高,但没有那么冷,积雪和冰盖渐渐消失。但空气中的水汽在寒风中附着在岩石上,形成大片大片的冰霜。

这里海拔已经到了3000米左右,正是雾气笼罩的区域,周围白茫茫一片,这一段区域就是冬季攀登埃特纳火山最独特的地貌。

海拔3070米~海拔3260米

大概12点20,终于走出布满火山岩的石海,海拔达到3070米,路线开始陡峭起来。从这里开始进入了登埃特纳火山的最后一部分——顶部的火山渣锥。午后较高海拔的山顶容易起云雾,反正我们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很差。抬头往上看雾气中的火山锥高耸,看不到斜坡的顶端,还算蛮有气势,不过海拔爬升只剩200米左右了,估摸着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欺负它(在山顶喘口气)了。

一开始不算陡,大概30度的斜坡,积雪不厚,脚下仍是一些火山岩石,无论是横切还是往上爬都还很稳。

往上是冰岩混合的一个斜坡,上面覆盖了一层积雪,坡度40度左右。这里没有什么岩石可以踩,我们穿上简易冰爪,试了下果然稳很多。即使冬天登埃特纳火山,也没有技术难度,因此我们没有带登雪山用的冰爪,买了个十几欧的轻便冰爪保个险。

走出这段冰雪覆盖的斜坡,积雪又消失了。在埃特纳火山的沉寂阶段,其内部也是沸腾的,靠近火山口受到内部热量的影响很大。地面也不再是火山岩石,而是像粉碎了的煤块一样的细碎的火山渣。这是最后一百米的爬升,也是这段路线中最陡峭的部分,坡度大概有60度。火山灰非常松软,踩上去会陷进去一个鞋子的深度。加上这个大坡度,往上爬两步就要在火山渣中下滑一步。这一段实际上最费体力,我们爬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口气。不过虽然坡度大,但却不危险,松软的火山灰有很好的缓冲和阻力。

爬到快到坡顶十几米的位置,雾气中隐约看到斜坡上面有亮光,不再是看不到头的火山灰——估计是马上到火山口了。果然,爬上这个斜坡再无上升,13点20分,我们站到了海拔3260米的中央火山口的边缘。

山顶还是笼罩在雾气中,很遗憾看不到任何火山口里面的面貌。往前几步就是陡峭的下坡,这就是火山口的内部。我们停留在火山口的边缘,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实际上埃特纳火山非常活跃,火山口常年持续喷发出火山灰。

本打算沿着火山口边缘绕中央火山口走一圈再下撤,走了几步发现山顶上风非常强劲,甚至让我们打了一个趔趄。吓得我们赶紧往回走,不然这风把我们往火山口里面吹就危险了。

▼ 这就是火山口,风太大只能猫着腰走

这个天气山顶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只是发现山顶居然还有点信号,让我们在强风中还多逗留了一会儿。攀哥这时候居然还接到了家里的微信电话,他躲在山脊的一个坑里尝试接听,不过没成功。

海拔3260米下撤到公路

这个位置差不多就是我们能攀登到的最高点了,13点45分,我们决定下撤。刚才给我们造成较大困难的陡峭的火山灰斜坡,现在对我们的帮助很大——走两步能下滑两步——当然过一段时间你得停下来清理一下鞋子里面进入的火山石砺。埃特纳火山的路线不一定需要走预定的轨迹,只要朝着目标方向下降就可以。返回时我们没有之前上升时走过的路线,反倒避开了那时候有点滑的雪坡,下降的飞快——这一段算是“千里江陵一日还”。

走出陡峭的火山锥顶部,接下来穿过漫长的火山岩石海,走过冰窟窿,进入有积雪的路段。看起来离山下不远,我们没有赶路,走走停停,结果晚上5点45才下撤到公路上,天已经黑了一个小时了,没有了公共交通,最后联系了之前的包车司机把我们接回到了卡塔尼亚的住处。

▼ 在火山的山腰上很容易看到山脚下的城市和海岸线(图 by FP)

▼ 已经天黑了,在黑夜中返回到公路上

登埃特纳火山路线整体难度和强度不大,当天可往返,景观较为单一但非常独特。它是世界上最活跃最具标志性的火山之一,在有记载的数千年的时间里几乎不间断的喷发,具有多样且易接近的火山特征组合,因此在2013年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可以说是近距离接触典型活火山最好的去处。相对于其他季节,冬季攀登难度加大但是体验更丰富、独特,陡峭的火山渣锥、雪坡、挂满冰霜像开满花一样的火山熔岩石海,置身其中,多少有些外星球的感觉。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