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旅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年岁增长越来越喜欢思考一些事物本质的东西,我在6月份和稻草人小付的对话中分享过《一家小而美旅行公司的经营本质》,当时我还画了一张图放了出来,早上看到VIVA旅行家老K在去年给我《新旅游》写的序《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也有非常相似的地方。

中国从事旅行的生意人很多。

但对旅行真正有理解的创业者很少很少。

老K对服务和旅行本质的理解水平在这个领域是少有的,总能在简单的言语沟通中把山川湖海带到你眼前,激发对远方的无限向往。

这是一种无比朴素、厚实又足够强大的能力,或许又是一个真正的旅行爱好者、创业者的基本功。

 

旅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许义写《新旅游》期间,我正在策划一场跟随阿勒泰牧民的转场旅行,想借此找到草原旅行一些新的可能性。

当时我们并不认识,但现在一回想,冥冥之中好像的确有一根线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第一次见许义,我们并没有聊很多很深,大家只是基于自己所做的事情聊了大概的想法,他例行观察不同类型组织的成长轨迹,我则作为一个旅行手艺人,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地阐述自己对旅行的感受。

但在一个小时的沟通里,有几个点却成为了后来我们一约再约的理由,并就此建立了深厚的讨论基调。

 

1. 讲解   

那是我们聊到祁连山旅行的时候,聊到《国家地理》关于祁连山的介绍,我们讨论起了一个为后来数次会面埋下伏笔的问题。

“如果一次祁连山的旅行,没有讲解到位,会不会造成旅行感的丢失呢?”

答案是肯定的。

即使在疫情影响的2020年,至少也有数千万人奔向大西北(新疆去不了),而在这数千万人里,无论是在河西走廊,还是在柴达木大火的一个个盐湖,又或者在蒙古一个又一个惊赞的沙漠,如果这样的旅行里,没有人提到过祁连山之于本次旅行的意义,那么或多或少,这样的旅行是有缺憾的。

《国家地理》这么阐释的祁连山:“祁连山像插进西部干旱区的一座湿岛。如果没有它,中国大西北,将变成沙漠一片。”

我俩就着这句话,又聊到河西四郡,我们希望有人能在走到那里的时候,在一条河面前停下来,对着祁连山的方向,和我们说,“你看,大名鼎鼎的河西走廊,那么多传奇来来往往,那么多故事名垂青史,其实都是从祁连山流下来的。”

或许那条河,不是什么知名的景点,甚至在有些季节是干涸的,无迹可寻,但停下来,哪怕只是五分钟,哪怕只是三两句话,给我们一个停留、仰望的时刻,我想在以后很长时间里,再次回望河西走廊的旅行,那个瞬间会是让我们心动并常常想起的瞬间。

于是我们继续聊下去,讲解到底是什么?讲解是为了什么?单纯的告诉别人知识么?

如果追问下去,那知识对于旅行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获得知识,那么在家里读书就行了。

这种追问,是有意义的。

我俩一致同意,讲解是为了旅行感。

如果不能带来旅行感的讲解,是无意义的。

2. 旅行感

 

这是另外一个我们常常聊起的话题,我们出去旅行到底为了什么?山又带不走、草原也带不走。

拍照片或许可以留下一些记忆,但再好的照片能表达的也只是旅行里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

那么,旅行,到底为了什么呢?

传统的旅行解构下来,吃住行娱购,还够用么?

我问许义:“你在回忆一次旅行时,通常是怎么回忆的,或者说,当你忽然想到某一次旅行,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他说:“也许是一个个瞬间。”

“是一张张照片么?”我继续追问。

“倒也不是,应该是一种感觉。”

是的,我们对一次旅行的回忆,并不是用照片连起来的线性叙事,而是一个又一个塔尖体验点。在那些点上,你的感官被全部打开,你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张照片有限的构图表达,而是自己在那个场景下所有感官被打开的情绪状态,你遇见了一个从未有过的“自己”。

你的旅行,在遇见那些点之前,是在赶路;而在遇见那些个点之后,也只剩下了赶路。

我们聊到这句话时,应该是我和许义第三次见面,当时他的《新旅游》应该快收尾了,他说这个观点倒是第一次听,但的确有一些值得延展的地方,作为一个从业者,假如我去重新思考路线设计和服务管理,对于我的目标用户,我怎么设计这样一个个点呢?

3. 用户  

 

是《新旅游》说到最多的一个词,许义从很多角度来阐释、解构、设计:未来十年,该怎么去理解用户?怎么设计可复制的体验?怎么增加用户的互动次数和质量?怎么基于用户构建组织竞争力等等。

这些是我从这本书学到最多的地方,也是许义常常提醒我的地方。

许义,是有“用户”价值执念的人,所以,他常常提醒我多想想未来。他说:“虽然中国的旅游业足够大,大到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能过得不错,但是如果你看不见未来,你会做的很没劲。”

4. 未来   

本书里,许义用了13个维度对新老旅游做了对比,着实让我开了一把眼界,我也用VIVA旅行家仔细和他一条一条算下来,发现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常常,我会向许义表达一种焦虑:旅游业的未来无比开阔,但也是一片片深邃无垠的海,到底哪里才是属于自己的岸?在那些确定性和不确定性里,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呢?

他却说:“我们才30岁,还很年轻,哪怕是已经做旅游做了十年,也只是一个开始。”

他让我试着想想:

一个小众旅行组织,小众的所有前提都是他的产品,如果产品是错的,那么一切都是错的,但什么是产品呢?产品的本质什么呢?当用户在发生变化时,产品能够跟上吗?甚至,当用户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本来应该有的需求,产品能否引领那种需求呢?

这是许义提给我的问题。

忽然想到十多年前看到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里,他写到他在去到普罗旺斯的一次旅行,当时旅行组织为了让他真正走进梵高在普罗旺斯的经历,会随身携带一本印刷制品,每到一个作画的场景,就会打开梵高的一幅画,将旅者带入梵高的世界。

这件事情给我印象很深。

所以后来我在VIVA旅行家的创业历程里会一次次借鉴他们的做法,我们尝试在青海湖边带队员念海子的“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我们会尝试在元阳梯田的老虎嘴给队员们说“你的一眼,是哈尼人的1300年”。

我们也看到了队员们因为这些设计、因为这些表达,而与一个个远方产生了更加强烈的链接。

但,这太少了。

因为,中国太大了,世界太大了,旅行太大了。

如果未来,中国有上百家、上千家小众旅行组织,专注某一个远方、某一个形式,守住某一片山川湖海,将那些远方所拥有的美好旅行感,落实成一个个精巧的旅行设计,并以此一次一次点亮远道而来的旅人们,让他们从日常的循规蹈矩里跳脱出来,拥抱一个个全新而美好的在路上的自己。

那可能,就是许义和一个个像我这样的旅行手艺人们所期待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旅游资讯

南京名胜古迹荟萃之地-紫金山

2022-10-29 9:13:12

旅游资讯

厦门的秋日,终于也染上了秋色

2022-10-29 17:08:51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