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民宿推荐|黄山老街秘境追踪,发现深藏窄巷之内的徽派老宅美宿

 

花筑奢·黄山昱见老街8号院

每一个老城都有一条老街,如盘龙之脊,虽蜿蜒,却也是此地的精神中枢。初来黄山的游人,多少都不能免俗地来到黄山市最繁华的屯溪区屯溪老街,就好似去北京要到南锣、五道营,成都要去宽窄、锦里,西安要去回民街一样。

 

 

老街沿新安江东西排列,西窄东宽,1272米中最繁华的部分从西边的镇海桥到东边的青春巷口仅853米条直街、上、中、下三条马路,与老街两侧的武兴趣巷、珠塘巷、祁红巷、渔池巷、海底巷、李洪巷、劳动巷、新河巷、立新巷、榆林巷、还淳巷、永新巷、风林巷、梧岗巷、德仁巷、地盘巷、枫树巷、青春巷18条巷弄呈鱼骨式结构分布,保存着从宋、明至清代的古建筑300多幢徽派建筑。老街卧于新安江、横江和率水三江并流之处,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的,最具宋、明、清时代建筑风格的古代街市,也是黄山市内最热闹的商业街,从而也被称为流动的“清明上河图”,2009年成为了“中国历史文化名街”。

 

 

2016年第一次来黄山时就来到了老街,还记得当天时值除夕,游人尽散,街上的商贩也大都回家过年,当地住户商家也不出摊儿,仅剩下零星的店铺在寒风中贩卖着茶叶、咸菜、小吃和纪念品。我们也罕见得见到了萧条的老街的模样。

 

主街两旁店铺比肩而居,近千年来遭遇了多少天灾人祸,几度兴衰,穿越了千年的茶楼酒肆、书场墨庄,匾额旗招、朱阁重檐,向我们铺陈开来了一副历史的街市进化史。

 

 

屯溪老街原名屯溪街,是徽商造就的古徽州商业重镇,一桥之隔的黎阳早在公元208年就有了县级建制。悠久的历史为屯溪留下了包括徽派建筑在内的丰厚文化遗产。南北朝陈文帝天嘉三年(公元562年)撤犁阳县入海宁县(即休宁县),屯溪即为休宁县的首镇。

 

老街是由新安江、横江、率水河三江汇流之地的一个水埠码头发展起来的。形成和发展与宋徽宗移都临安(即今日的杭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外出的徽商返乡后,模仿宋城的建筑风格在家乡大兴土木,所以,老街被称为“宋城”。明弘治《休宁县志》中就已有“屯溪街”的名目记载。清康熙《休宁县志》记载:“屯溪街,县东三十里,镇长四里”。可见当时屯溪老街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元末明初,婺源、歙县的商人为了方便中转土特产和食盐,就在率水、横江和新安江聚汇的三江口附近建立了栈房,屯聚货物。

 

 

明、清两朝,徽商崛起,屯溪老街凭借地处皖、浙、赣三省交衢,横江、率水汇合直通钱塘江的有利条件,成为徽州水陆运输的交通枢纽,从而获得迅速发展。到了明永乐年间,一位名叫程维宗的休宁商人在屯溪华山脚下新安江畔,老大桥头紧连的一段曲尺形街道兴造了8间客栈,4所47间房,史称“八家栈”,还在店铺之间建亭阁,供来往行人休息。这就是老街的发祥地,也是屯溪的发祥地。从此,随着徽商的兴起,就逐渐形成了有一定规模的屯溪街市,它也成为了屯溪市重要的发祥地。

 

老街在明代成为颇有影响的“一邑总市”、清代发展成远近闻名的“茶务都会”。明朝嘉靖二十七年(1548)时,屯溪已是中国著名茶市之一。老翼农药号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设号创办。

 

 

清朝初期,老街发展到”镇长四里”;清末,屯溪茶商崛起,”屯溪绿茶”外销兴盛,茶号林立,茶工云集,各类商号相继开放,街道从八家栈逐年向东延伸,形成老街。清朝末年,屯溪老街已发展为钱庄、典当、银楼、药材、绸布、京广百货、南北货、盐、糖、日杂、瓷器、黄烟、锡箔、纸张、酒楼、饭店等行业比较齐全繁荣的市场了。紫云馆改建于清咸丰年间(1851-1860),同德仁药号开设于清同治二年(1863),程德馨酱园创办于清咸丰十一年(1861),郑景昌南北货号的前身大昌南北货开设于清同治年间。

 

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屯溪老街曾名中山正街,因战乱大量人口内迁,发展成皖南的商阜重镇,已有“沪杭大商埠会”之风。安徽省厘税局、盐公堂、商会等商业机构均设在屯溪。统战期间,大批商贾和难民涌入屯溪,三战区司令长官部也在屯溪,于是人口骤增,经济一度繁荣,被称为“小上海”。

1949年以来,作为区域中心城市,屯溪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规模迅速扩张,现代建筑鳞次栉比,但屯溪老街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深厚的商贸文化得以薪火相传。 

 

 

2020年11月,当我第二次来到屯溪老街,再走到连通黎阳和老街的镇海桥,即屯溪老大桥时 ,愕然发现,它已荡然无存。这一年我国江南地区大水,这座始建于明嘉靖15年(1536年),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重修,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再遭水毁,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再度重修的老桥,又被冲毁,仅剩下6个桥墩基座。遥想当年,长133米,宽15米的七孔石质拱桥,是安徽省现存的长度排在前20位的不可多得的大型古石拱桥之一,跨立横江口,东西贯穿屯溪老街与黎阳古镇,旧时为进出屯溪的门户要道,是何等的气势。

 

 

走进弯曲熙攘的街道,地上褐红色麻石板已被岁月的脚印磨得光滑,数不尽的车轮将两旁压得凹陷,中间凸起。两旁的建筑群继承了徽州民居的传统建筑风格,规划布局、体量大小相间,色彩淡雅、古朴。老街建筑物全为砖木结构,以梁柱为骨架,外实砌扁砖到顶。在挑檐、挑枋下,通常装有鹅颈轩,既起支撑、牢固作用,又起装饰效果。

 

底层门面,采用木排门,卸去排门,开门迎客,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中老街的样子。楼上临街装木栏与裙板,并安置有各种花窗,户牖门楣有砖雕木刻,技艺精湛;屋与屋之间都有高高的马头墙封户相隔,屋面盖小青瓦,构成了徽派建筑群体美

 

 

店面为单开间,二层,少数有三层,老街的建筑平面,有沿街敞开式,也有内天井式,多为几进,狭窄幽深,但天井可以采光。建筑结构二进二厢,三进三厢,注重进深,所谓“前面通街、后面通河”往往是大店铺的格局。这种入内深邃、连续几进的房屋结构形成了屯溪老街前店后坊、前店后仓、前店后居或楼下店楼上居的经营、生活方式。

整条街道,蜿蜒伸展,首尾不能相望,街深莫测,是中国古代街衢的典型走向。老街境内宽窄不一的巷弄,纵横交错。

历史上虽几经兵火,屡有重建,但是风貌没有改变,仍然保留原来宋代徽派民居的风格与特征的结构和款式,因而屯溪老街又被称为宋街。

 

 

那年冬天的第一次谋面,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歙砚”,第一次认识笔画难写的“歙”字。

歙县盛产砚台,早在秦朝就已置县,宋设徽州府,府县同城1400年,是古徽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歙县是徽州文化的发源地,也是徽商、徽菜的主要发源地,也是文房四宝之徽墨、歙砚的主要产地。被我们熟知的徽州古城与云南丽江、山西平遥、四川阆中并称为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

 

 

 

在中国保存最完好的这条徽州古街上,人们可以买到徽墨、歙砚、徽州四雕(砖、木、石、竹)等艺术品,以及当地特产黄山烧饼、饮誉世界的“祁红”、“屯绿”……还有清同治二年开设的“同德仁”中药店、中国首家古建筑形私人博物馆粹楼、明代民居的典范之作,位于屯溪柏树东里巷6号、7号、28号,明代成化年间礼部右侍郎程敏政所建的“程氏三宅”,以及屯溪老街社区博物馆,在老街还拍过百余部影视作品。

 

说了这么多,老街只能匆匆浏览擦肩而过吗,摩肩接踵沉浸于商业吗?不。

我们的目的地并非街面,而是纵横交错中的一条不起眼的只能容纳一人经过的小胡同,那里藏着此行的住处,花筑奢•黄山昱见老街8号院。

 

 

深藏于屯溪老街窄巷之内的8号院,如果不是朋友眼尖,我都看不到墙上的牌子,找不到入口,找不到这个仿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存在。

走过狭长的胡同,在栅栏掩映间的入口逐渐展现在眼前。满眼植物环绕,贯穿古今的色彩碰撞着。移步换景,动线设计婉转,空间多变,一眼望不到一个空间的尽头,而走到尽头就出现了另一个惊喜的空间。

 

整个8号院是由承敬堂、味籣居、喜舍、徽膳堂四幢徽派老宅和园景水榭的院落组合改造而成,面积有一千多平方米。其中承敬堂是黄山市屯溪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一座有200多年历史的徽商老宅,墙上书写着黑白灰色的斑驳。

 

民宿的公共空间面积巨大,仅前台就有两层,同时二层有包房。接待台上一天24小时免费提供多种水果和茶饮,那里是住客的免费茶馆。

水雾绿植夹道北侧为禅意恰好的书房和茶室,品茶、琴棋书画自得其乐。茶室正中挂着承敬堂几个字,正是这栋最老房子的原名。在修建老宅的时候,在护墙的水沟里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程承敬堂墙界”,后来经过寻访了解才知道,这栋房子是一位程姓茶商的老宅,而客房那栋“味兰书屋”的牌子也是在废物堆里找到的“古董”。

 

 

原本8号院的位置是垃圾堆都不如的地方,没人爱要,说出来谁也不信。民宿主自己主持了设计,一来省了设计费,二来能把这间民宿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他在改造老宅的时候,请了当地最好的徽派老艺人,尽可能多地保留了原有的建筑肌理和材料,原来的石板和旧瓦片都舍不得扔,慢慢复原了徽派建筑的木质架构,也保留下了它不可替代的古朴韵味。

 

室内的陈设颇为讲究,老牌匾、洗脸盆,头顶上的徽派建筑标志性的冬瓜梁也是明清时期的真品。冬瓜梁以其形状得名,断面为圆形的梁和额枋两端圆混,立面如冬瓜,民间俗称冬瓜梁,也叫元宝梁。冬瓜粱不仅实用,成为建筑的“顶梁柱”,而且配上精致的雕刻,艺术价值也是首屈一指。两端雕出扁圆形的花纹是明代的,圆形花纹是清代的。

 

屯溪有很多地名带昱,很少人知道昱是黄山屯溪的别称。昱本意为日光、光明。屯溪所在的黎阳镇,黎阳就是黎明的太阳,从而“昱”就成了黎阳的别称。据查,在1700多年前的晋太康中,地方志有载:“晋置黎阳县在黎阳乡”。虽几经变迁,前后仍持续了约270多年之久,直到宋元设置乡里的时候,黎阳成为休宁的一个乡,其属里有五。到了明代,改置厢隅乡都时,它的四至(四周的界限)比现在的屯溪范围还要大,而当时的屯溪只不过是黎阳的一个村子而已。到了明末清初,因水路方便驿站畅通,屯溪逐渐成为徽州商业荟萃之地,崛起一方,扶摇直上,黎阳的地位被屯溪取而代之,人们从此才只知有“屯”而不知有“黎”了,更不知“昱”可能正是黎阳的别称。

 

 

一天中不同时间的光线条件,院内的灯饰打造,8号院就呈现出不同的美。下午时分,管家就在植物上洒水,湿润亮晶晶,生机勃勃。院子南边的尽头隐藏了一个露天酒吧,酒吧上有带太阳伞的露台。

每天餐毕,我们都盘踞在二层的阳伞下,看着一墙之隔的新安江,促膝长谈。到了晚上,我和朋友就盘坐在公共空间的坐塌之上,围炉夜话,直到深夜不得不归去之时方才作罢。

 

 

客房

就在坐塌的墙上悬挂着两幅徽商的介绍:徽商,也叫徽帮,新安商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商帮,宋代兴起,明末清初全盛,清末衰败,称雄商界三百年。唐宋年间中原战乱外民侵入,徽州地少人多,非经营四方而绝无生路。谚语,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久之形成出外营商之传统。主营盐、典当、茶叶、木材四大垄断行业,盛有“无徽不成镇”之说。徽商商业资本之巨,从贾人数之众,活动区域之广,经营行业之多,经营能力之强,其他商帮无法匹敌。

徽商集贾、儒、官三位一体,以才入仕,以文重世。自古尊师重教,善用儒学思想来约束经营活动。徽商之道:修己安人、虽富犹俭;诚信营商、货真价实;见利思义、以义取利;善于思考、业精于勤;惜才如金、知人善任;以和为贵、通权达变;修好人缘、立志于道。贾而好儒的徽商。

 

 

那我们就来看看徽商的老宅里是什么样子的。

在民宿遍地开花之后,民宿和酒店的对比以及细分就开始了。这间既不是原本意义上的民宿,也不是标准的酒店,它既有民宿的情调,又有酒店的管理,又有在地文化,这家则是花筑的高端系列花筑奢。

 

 

花筑奢·黄山昱见老街8号院藏在国家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屯溪老街核心保护区(中马路酒吧街)永新巷内,大宅子仅有19间房,间间不重样。有的带小露天庭院,有的带温暖的阳光房,有变幻多端的复式房型,有裸露墙壁的浴室,尽显原生态之美,还有可供围坐的茶座……

 

基础大床房也分为榻榻米和床,每间的空间和用品也略有不同,如阳光茶座、浴缸的区别,有的屋子里还有树。

 

复式房

每一种房型都不一样,每一次住都会有新鲜感。

复式房子的茶座空间最美,阳光肆意倾泻。

此情此景,何用踏出院门半步。

 

这间是带小院的,紧邻小酒吧,独享一片天空。

 

这间也是复式,带大浴缸和会客室。

 

 

晚餐私厨

 

民宿的餐厅对住客开放,有特别棒的私厨坐镇,记得要提前预约才能享用。餐厅的墙上由美院的学生,几经改稿终呈现出一副含情脉脉的徽州女人之容,给院落老宅增色不少。

 

 

8号院的私厨手艺了得,从家常菜到徽菜代表,从摆盘到刀工,从配色到营养,安静美妙的环境中享受的一餐,是外边喧闹的餐厅无法比拟的。

 

 

如此的徽派古朴与现代的舒适,低调的奢华,价格便宜到惊讶,几百块而已。自认是在屯溪市区下榻的不二之选,性价比太高。

 

8号院,是难得的闹中取静,让我们都惊艳了一把。

 

 

徒步屯溪

 

住在8号院的那两天,我们本是打算去西溪南的,这还是2019年网友给我推荐的地方,和碧山一样没门票,也是千年古村,其实黄山有很多小众的古村比那些大村更有意思,比如木梨硔,黄山最美的高山村落,比如休宁、绩溪的老地方……结果呢,一个都没去,最终只在周边遛了个弯儿,每天就在院儿里闲坐,也没有看够。

 

 

 

出门离不开吃,到了饭点儿,他们就开始看我,说是我说上哪儿就上哪儿,相信我的选择,不管好不好他们都愿意去。我信了。

搜到一个评价挺高的店,三个对吃没有要求的人自然吃什么都还行。

我们不会为了吃好的走很远,不会为了当地多么有名的菜去打卡一家餐厅,但是会为了一个景致、一家美宿跋山涉水,视觉首位。

 

 

三个人沿着新安江往西走,好像已经走到那年除夕吃年夜饭的地方了,走上桥往南折返;又有一次直接东走,看上了湖心岛,就想找找怎么上去,沿着河边,时而走上时而走下。

 

路上我又看到了新的徽派建筑,方方正正,我总以为是新建筑为了省事儿,而不做那种繁复的马头墙,后来才知道是自己浅薄了。

 

 

马头墙的样式多样,不是只有伸出头来的才叫马头墙。按照“座头”,即马头样式分,就有常见的“坐吻式”、“鹊尾式”,和我觉得偷工减料的“印斗式”几种。如果从“阶层”分,那么从一阶式到五阶式都有,还可以叫一叠式,二叠式。马头墙是有防火功能的墙,也叫防火墙,但是防火墙不仅有马头墙一种,还有女儿墙、兜儿墙,只要比瓦片高能起防火作用的都叫。它同时还有防风、防寒、防盗的作用。

 

选择什么样式,主要是看房子主人的身份地位高低、财富多寡,以及志向。叠越多,样式越复杂,说明房主越尊贵。

 

 

我们从山水间门前走过,当年来的时候这里刚刚建好,后来再来它已经是显赫的民宿。这次路过,外表的现代建筑仿佛一个金属玻璃的干发帽,没有几年已经显得破旧沧桑,而帽子下边百年的容颜好像吃了定颜珠的乌鸡国国王,反而比后来者还要驻颜有术。

 

 

我站在桥上俯瞰下棋的老爷子们,观战的起止黄雀;我在公园里尽量避让着大标语的牌子,那些劳民伤财只会影响景观的提示语,我们在湖心岛仰望那座伸脖子欠首的建筑,好像是个艺术馆,还有个酒店。

 

11月的秋天在黄山还不那么明显,萧瑟与这里毫无关联。

拖尾的两位去买了甜筒,与先行回酒店的那位一起等着夜幕降临,走上老街,吃这一行唯一一顿老街上的晚饭。

 

 

搜来搜去,搜到评价好的还是那年春节在黄山吃的第一顿午饭,美食人家,点的还是我喜欢的鸡汤馄饨和玄米茶。后者有些失望,再没喝出当年的儿时味道。

 

中华饮食文化博大精深,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吃起来这么复杂和讲究,这种文化也和悠久的历史有关,毕竟刀耕火种的断层国家和民族无法传续相承的脉搏。徽州的美食和菜系说来也因州府、行政区划的更迭,徽商的兴起与发展逐渐形成和固化。不论婺源划不划到江西,都改变不了历史上它是徽州的一部分,而不论徽州的规划如今有没有,徽菜都是徽州菜,而非安庆+徽州组成的现在的安徽省之安徽菜。

 

三个人胡乱地吃着,胡乱地拍着,只是为了记录,有一张照片上是他还叼着饼,一只手挡着脸,每次看都觉得好生有意思。时间越长,这些记忆越珍贵,曾经的笑也会慢慢变成回忆和悸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user,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