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看到了乔戈里-巴基斯坦K2BC徒步穿越

Khoburtse营地 ,摄影/宁萌

 

有人说:喀喇昆仑的山是世界上最纯粹的山,它具备山最本质的东西--高峻,这里的山好像去掉了一切累赘,只剩下了骨骼。”

 

 

2019年的七月,我终于实现了多年来的一个愿望,

完成了K2BC(乔戈里大本营的简称)路线的穿越,

亲眼看到了这颗星球上最霸气的雪山-乔戈里。

 

 

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喀喇昆仑山脉的最高峰,国际登山界也称之为K2。在全世界所有1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中,乔戈里峰的海拔高度仅排在珠穆朗玛峰之后,位列第二。但其攀登难度,却远远超过珠峰,成为世界顶尖登山家才敢挑战的最高殿堂。
 
K2大本营 摄影/宁萌                                                                                                

 

相对于珠峰3%的死亡率,攀登乔戈里峰的死亡率则高达恐怖的30%,它也是所有8000米级别山峰里垂直高差最大的山峰。这里的狂风,雪崩,寒冷,峭壁,不知夺走了多少英雄汉的性命,再优秀的登山家,稍不留神,就会命丧乔戈里。这也使得这座巨大无比的白色金字塔有了另外一个名字:野蛮巨峰。

 

然而要一睹众山之王的雄姿,并非易事。由于K2的位置处在印巴争议地区克什米尔的喀喇昆仑山脉深处,轮子是无法通行的,只能靠走,相比开车就可以到达的珠峰大本营,想接近乔戈里,本身就十分艰难。无论从中国新疆这一侧,还是从巴基斯坦克什米尔这一侧,普通人都需要经过7-8天高海拔无人区徒步,行走在覆盖着大块碎石暗流涌动的冰川(这里是地球上除南北极外冰川最密集的地方,没有之一!),通过无数陡峭的悬崖路段才可以到达乔戈里大本营。
 
行走在碎石堆上的我 摄影/Victoria

 

然而这也只是路程的一半,抵达大本营后,要么原路返回再走七八天,要么就鼓起勇气一直向前,翻越海拔5700米的Gondogoro La垭口(这是一个坡度接近90度的,技术型垭口,攀爬时需要用到绳索,安全带和快挂等技术登山装备),再徒步三天,最后从另一个出口走出来,从而完成整个穿越路线。考虑到天气突变等一系列突发情况,完成整个穿越过程需要预留12-14天。这对体能,心理,装备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当然,所有人都想翻越GL垭口,看到不一样的景色,并不想原路撤回,这还需要运气,看老天爷的心情。一般来说,乔戈里峰的登山季在每年的7,8,9三个月,徒步者也必须在这期间进入K2BC路线,才有可能翻过Gondogoro La垭口,其余时间则无法翻越。
 
 
另外,半个月的时间,需要涉及大量物资,中间没有补给,所以还需要雇佣当地的背夫和向导,否则你无法独自完成K2BC路线的徒步穿越。向伟大的背夫们致敬!
 
我们的运输队长:苏莱曼  摄影/张丽
 

我们的第二领队Ali 永远腰挎一把钢刀

 

克什米尔地区还是ISIS,塔利班等恐怖组织出没的地方(2003年震惊世界的南迦帕尔巴特惨案,1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登山家就命丧塔利班枪口之下,唯一生还者张京川的死里逃生成为一个传奇),当年拉登就曾从这里潜入伊斯兰堡。
 
                                                                                          
所有这些困难和不可预估因素使得全世界亲眼看到过乔戈里峰的人少之又少。但这里亿万年冰川遍布,7000-8000米巨峰林立(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这里占了4座),风景也是绝美的,是那种狂野之美,险峻之美,壮阔之美,异星球般地貌的荒凉之美。地球上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地方能像喀喇昆仑一样,危险与诱惑并存,给你如此疯狂的想象。

 

 

准 备

 

除了心理上要做好准备,日程安排,穿越路线,装备清单,巴基斯坦当地探险公司的报价明细,这些都要确认清楚,毕竟那是在克什米尔,一个一切都容不得马虎的地方。而前期只能google当地多家探险公司,再经过筛选对比,最终锁定一家理论上应该靠谱的。接着还要你来我往数十封英文邮件把所有问题都一一敲定。好在当地的向导团队英文水平都还可以,交流起来没有太大障碍,很多专业问题和细节都可以顺利沟通清楚。所有这些都是要至少提前三个月要完成的,还要按照要求,至少提前两个月预付500 USD 作为定金(West Union即可)

 

只是一部分装备

 

由于我是独自前往,只能到了当地跟国际队(也就是像我一样独自前往喀喇昆仑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徒步者到了当地后组成的队伍,因为不是组队去的,事先都不认识,只是出发时间都一样,所以临时编成一队,国籍混杂,通常叫国际队。当然也有从各个国家组队过去的,清一色的同一国籍,大多数彼此都提前认识),所以我只能祈祷我遇到的都是靠谱的队友,因为国际队里,国籍混杂。年龄大小,性格脾气,能力高低都无法提前知晓,如果遇到不靠谱的,不管是体能上,还是性格上都可能会拖累其他队员(事实证明我的运气非常好,遇到的都是靠谱队友,最后大家都顺利翻过垭口完成了K2BC)。

 

 

抵达

 

K2BC的徒步起点是巴基斯坦位于克什米尔地区一个叫做Askoli的小村庄,也是通往喀喇昆仑山脉最后一个有人烟的村子,从Askoli开始就正式进入无人区,也就是徒步穿越的开始。

 

所以我要先从上海飞往伊斯兰堡(经乌鲁木齐转)
再从伊斯兰堡乘当地小飞机飞往Skardu小镇
再从Skardu坐越野吉普七个小时才能到徒步起点Askoli村庄
 
全世界只有两条航线可以在万米高空一览数座8000米以上级别山峰,一条飞越大喜马拉雅,另一条飞越大喀喇昆仑。我体验了其中一条,那一刻,乔戈里峰,布洛阿特峰,加舒布鲁姆 I 峰,加舒布鲁姆 II 峰,同时出现在云层之上。

乌鲁木齐-伊斯兰堡飞机上
伊斯兰堡

伊斯兰堡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宗教名字命名的城市,是海豹突击队扬名立万之地,也是拉登大兄弟一命呜呼之地。同时这里也拥有世界第六大清真寺-费萨尔清真寺。
 

费萨尔清真寺广场

 

 

我是摩西五经,我是福音之书, 

 

我是博伽梵歌,我是罗摩衍那。

但切勿在书山中把我寻找

    

 

一群快乐的巴基斯坦青年

 

只比Burka多露两只眼睛的罩袍 传统穆斯林女人标配

 

毕竟是巴铁,人民对中国人还是很热情的,比如知道我是中国人后主动要求合影的伊斯兰堡女学生

 

 

 

Skardu

克什米尔地区是敏感地区,印巴长期死磕,也被称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战场,所以Skardu机场同时也兼作军用机场。

 

 

 

 

我是我们队伍里第一个抵达斯卡度小镇的,就坐在旅馆门口,喝着咖啡,晒着太阳,等待我的队友到来。

 

 

 

Skardu斯卡度小镇是一个见证了无数伟大攀登的小镇,世界上绝大部分伟大的登山家和探险家都曾在这里小住,或补给休整,或纵情狂欢。

 

Marsherbrum旅馆的墙上贴满了属于喀喇昆仑的荣耀时刻,当然也少不了登山皇帝梅斯纳尔的照片,他也曾多次下榻这个旅馆

 

 

我的队友们终于在两天后到齐。一共13人:6个西班牙人,1个荷兰大姐,1个伦敦女孩,2个加州来的华裔工程师(张丽姐和Kai大哥,一个从北大才女蜕变为贤妻良母却始终不忘山野,一个虽然年过六旬,退休硅谷精英,却体能强悍,走遍美国西部几乎所有大小山峰,也曾远征非洲登顶乞力马扎罗),还有2个美国人(其中一个还是MIT的博士,真是能文能武),当然还有我。允许我自夸一下,接下来的12天徒步,我,Vicky和Javi(别看马德里小帅哥javi斯斯文文戴个眼镜,原来是越野跑高手,简直像一部机器一样永不休止)三个人始终是第一梯队,走在队伍最前面,也被评为队伍里体能最好的三个人(好嘚瑟)。

 

其中四个:我,荷兰大姐Janet,西班牙小伙Javi,伦敦超女Victoria(叫她超女是因为vicky秀气的外表下简直超人般的体能,帝国理工大学物理系的她,一点也看不出学霸的影子,也不矫情,接下来每天满脸都是灰土和浑身都是伤,依旧笑得像个孩子)

 

 

大家很快打成一片,并决定在驱车前往Ashkoli前,在Skardu小镇附近找一座山热热身。果然都是爱山的孩子,一点都不知道珍惜体力。

 

出发前的张丽姐,Pilar和我。(Pilar话不多,是一个优雅却不失强悍的西班牙妈妈,对人十分礼貌)

 

 

我和Vicky是唯二两个背黑色Osprey的,而且是同款

 

Javi父子

 

Antonio大哥,铁人三项高手

 

 

大家说是热身其实是为了寻找这块岩石

 

 

 

从 Skardu小镇到Askoli村庄

早早起床,整装待发

 

 

这一路的路况也只有丰田越野能hold得住,简直跟玩儿命似的

一百多公里愣是开了七个小时才到

 

刚刚好容得下一个车身,如遇会车,一辆要先后退直至路面宽度刚好可以容得下两辆车,两个司机还要互相握手以示敬意。

 

激流和悬崖交替

 

我们停车休息时,沿途居民把自己种的杏拿给我们吃

 

我好像找到了组织

 

终于在下午抵达Askoli,徒步的起点。对面就是小说《三杯茶》里的科尔飞村。

早早休息,第二天要早起准备进入喀喇昆仑山脉。

K2BC穿越由此正式开始。

 

 

 

徒步穿越正式开始

 

 

Day 1:Askoli-Jula营地

 

喀喇昆仑山脉巨大雪峰密集林立,主要都集中在Gilgit-Baltistan地区,这里有100座山峰海拔超过6000米,7000米以上有三四十座,8000米四座。

 

· Gasherbrum I: 8,080 米 (26,510 英尺)
· Broad Peak: 8,051 米 (26,414 英尺)
· Gasherbrum II: 8,035 米 (26,362 英尺)
· Gasherbrum III: 7,952 米 (26,089 英尺)
· Gasherbrum IV: 7,925 米 (26,001 英尺)
· Distaghil Sar: 7,885 米(25,869 英尺)
· Kunyang Chhish: 7,852 米 (25,761 英尺)
· Masherbrum I: 7,821 米 (25,659 英尺)
· Batura I: 7,795 米 (25,574 英尺)
· Rakaposhi: 7,788 米 (25,551 英尺)
· Batura II: 7,762 米 (25,466 英尺)
· Kanjut Sar: 7,760 米 (25,460 英尺)
· Saltoro Kangri: 7,742 米 (25,400 英尺)
· Batura III: 7,729 米 (25,358 英尺)
· Saser Kangri: 7,672 米 (25,171 英尺)
· Chogolisa: 7,665 米 (25,148 英尺)
· Passu Sar: 7,478 米 (24,534 英尺)
· Malubiting: 7,458 米 (24,469 英尺)
· Sia Kangri: 7,442 米 (24,416 英尺)
· K12: 7,428 米 (24,370 英尺)
· Skil Brum: 7,410 米 (24,310 英尺)
· Haramosh Peak: 7,397 米 (24,268 英尺)
· Ultar Peak: 7,388 米 (24,239 英尺)
· Momhil Sar: 7,343 米 (24,091 英尺)
· Baintha Brakk: 7,285 米 (23,901 英尺)
· Baltistan Peak: 7,282 米 (23,891 英尺)
· Muztagh Tower: 7,273 米 (23,862 英尺)
· Diran: 7,266 米 (23,839 英尺)
· Gasherbrum V: 7,147 米 (23,448 英尺)
· Golden peak :7027 米
 

第一天的徒步难度适中,大家也开始逐渐适应喀喇昆仑的海拔和地形

 

行进中队伍

 

行走悬崖横切的Vicky
大约8个小时后,所有队员悉数抵达Jula营地,可以远望拇指峰Bakhor Das。

我简单在河水里洗了个脸 拍摄/张丽姐

 

Day 2:Jula营地-Payu营地

 

又是20公里的碎石路面,相当毁鞋。第二天的海拔不算高只有3500米左右

 

远处的川口群峰

 

行进中的我 拍摄/Janet

 

一路上我跟荷兰大姐Janet聊到了荷兰足球,聊到了巴斯滕和阿贾克斯,我和她都不小心暴露了年龄。

 

有时候路行走在河岸边的陡峭岩壁上,务必留神,一旦滑坠,下面就是滚滚泥流东逝水

 

下午四点多钟,抵达Payu。Payu营地非常开阔,这里也是整个K2BC途中最后一个有树荫的营地。接下来的Day 3 是rest day,因为接下来会有较大的海拔提升,经过两天的徒步,队员也需要简单休整,适应海拔和气候。所以整个day 3,是K2BC里最舒服的一天,所有人就在营地喝茶,拍照,聊天。

 

完美的一天过去了,接下来的路面会将越来越难走,海拔也会越来越高,最要命的是,将再不会看到绿色,而是荒蛮亘古,也会越来越晒!
 
Day 4:Payu营地-Khoburtse营地
 
今天的海拔升至3800,但距离还好,15公里。也会看到Baltoro冰川,Baltoro冰川是除两极之外世界上最长的冰川之一,它有几大分支,包括从乔戈里峰向南流下的Godwin冰川和加舒布鲁母群峰流下的Abruzzi冰川。当然,成年累月,这些亿万年的冰川大部分都被巨石和碎石覆盖,偶尔会露出一点诡异的蓝色。
 

我和西班牙队友正在穿越碎石区,回头一望,张丽姐在拍照。背后是著名的教堂峰Cathedral Peak。

 

中午在Lili Go营地吃了简单的午餐。
为什么要叫liligo呢?很多年以前有一对意大利夫妻Peter 和Lili爬山路过这里,在营地Lili生了重病,无法行走,然后就意外或者故意跳下悬崖,他的丈夫满山遍野喊着“Lili Go” 寻找她,但最终也没有找到。但是这个营地从此就得了LiLigo 的名字。
 

今天的重头戏是Trango Tower川口塔群峰!

川口塔是世界上所有顶级攀岩者的终极梦想之地和最高殿堂(其攀岩难度大于优胜美地的酋长岩,所以我猜测Alex下一步有可能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free solo 川口塔)。它由四座超过6000米的花岗岩山峰所组成,分别是大川口塔Great Trango,无名塔nameless tower,川口僧塔Trango Monk,和川口二峰。其中大川口塔的海拔为6286米,是全世界垂直落差最大的岩石壁。

 

背后就是川口塔群峰,因为距离太远,照片上并看不出巨塔的效果
 

我在营地拍到一匹孤独的马

 

我们的帐篷都成了豪华山景房

 

再虐再累,我们的西班牙女同胞也不忘悠然自得坐在帐篷里给脚做个日光浴

 

一群骡子的孤单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我终于站在川口塔群峰前,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Day 5:Khoburtse营地-Urdukas营地

 

Day 5的海拔终于升至4000以上,这才有点感觉。我看到了

 

 

营地边上的石头纪念三个死去的挑夫,他们在睡梦中被房子一样大小的石头碾压,他们的尸体现在还在大石下面,石头裂成两半,还有一位是纪念澳大利亚攀登家Markus kronthaler在2006年8月7日登顶broad peak 下撤途中遇难。

 

 

一位背夫一边喝茶一边眺望远方的群峰

 

黄昏时分,一群巴基斯坦人赤着脚爬上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就像一群快乐的孩子

 

两个小黑点是两个走在岩石上的背夫

 

背夫们在做饼

 

 

背夫们的生活不易,但也会及时行乐,辛苦了一天之后,他们就在帐篷里唱歌跳舞,快乐如此简单。他们说中国人比较含蓄,不善歌舞。我说,中国人要是跳起舞来,就没你们什么事儿了。于是,我奉献了一段销魂的营地之舞。

 

 

再见,霸气十足的川口塔峰

 

 

Day 6-Day7:Urdukas营地-Goro II营地-Concordia营地

 

从今天开始的两天内,我们将走在Baltoro冰川之上,一直走到K2BC的核心营地-Concordia。冰塔林,冰川,雪山,构成一个白色和蓝色的魔幻世界。

 

G4-加舒布鲁木IV峰 加舒布鲁木在当地语言里是闪亮的墙

 

远处就是G4  摄影/Vicky

 

K1-玛舒布鲁姆峰

 

 

我在穿越冰塔林 拍摄/Janet

 

慕士塔格塔峰(不是我们新疆的那个慕士塔格,只是名字一样,但攀登难度要远远大于新疆的慕士塔格)

 

冰川融水

 

路上遇到了喀喇昆仑巡视的巴基斯坦游击队,一是防止印度侵入,二是针对塔利班等恐怖分子出没。一路同行,还慷慨地把AK47借给我玩。真是巴铁!

 

人生最开心的生活莫过于对酒当歌和策马扬鞭

 

终于

终于

终于

 

我们走到了Concordia营地,就可以远远看到乔戈里峰!

明天需要早起,从Concordia徒步进入K2大本营,再当天返回Concordia。

 

我坐在帐篷里远眺乔戈里,想到明天就可以近距离接触你,我就莫名地兴奋

 

 

夜色中的Concordia,远处是乔戈里

 

众山之王,独自深藏在喀喇昆仑深处,不与其他喜马拉雅的巨峰们为伍

 

 

Day 8:Concordia-K2BC-Concordia

 

今天需要徒步十个小时当天往返K2大本营和Concordia大本营,傍晚才能回到Concordia,紧接着明天又要赶往Ali Camp准备稍作休息,第二天凌晨一点开始翻越Gondogoro La垭口。这连续的作战对体能和身体素质是个极大的考验。

 

但去往K2大本营的路上,景色还是美不胜收,不虚此行!

 

一次次翻越一座座冰坡

 

 

 

大家互相鼓励,勇往直前,毕竟都是冲着K2来的

 

终于近距离看到了众山之王-K2乔戈里峰!

感谢Vicky的拍摄

 

雄伟的白色金字塔

 

 

世界第十二高峰-布洛阿特,海拔8051米

 

我在K2大本营 拍摄/张丽姐

 

大家坐在乱石堆上,一起分食西班牙火腿

 

黄金搭档必须在K2脚下来一张合影

 

最后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又走回到Concordia,早早入睡,准备明天去往Ali Camp

 

 

Day 9:Concordia-Ali营地

 

这一天走得十分辛苦,快到腰部深的雪,冰雪混合的路面,海拔一直处在5000,体能消耗非常大

仔细看那个小黑点!是行走的队友。我们要在天黑前走到山脚下的Ali营地,然后休息四五个小时,凌晨一点冲顶,翻越眼前这座接近5800米的技术型垭口

 

终于抵达Ali Camp,精疲力尽的我们简单吃酱汁拌饭就抓紧时间休息

 

张丽姐还抓紧时间拍了Ali Camp的夜色

 

 

Day 10:Gondogoro La垭口翻越!!!然后迅速下撤再徒步至Khuspang营地

 

Gondogoro La,作为一个5800米的垭口,翻越难度已远超绝大多数5000+级别的入门级雪山,况且是出现在第七天,在我们都筋疲力尽的时候。所以也只有在安全路段小心翼翼拍两张照片,大部分时间根本不敢分神拍照,凌晨1:00出发历经7个半小时终于完成K2BC路线上的最大拦路虎-GL垭口的登顶和下撤,感谢好天气。

迎着夜色冲顶

 

 

终于爬上GL的顶部,大家相拥庆祝,享受着这经历了艰辛的美妙一刻!

 

回头看,远处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和第十二高峰布洛阿特就像一对兄弟,矗立在喀喇昆仑,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山际线,激动得想哭!

 

下撤之路比冲顶更加危险和艰难,由于坡度接近90度,必须用绳降

 

下撤后,终于抵达了GL垭口的另一侧,不敢多停留,短暂休息后,抓紧时间徒步至Khuspang营地,当然也看到了美丽销魂的laila峰。

 

巨大的冰洞

 

美丽的Khuspang营地 拍摄/张丽

 

 

 

Day 11:Khuspang-Shaiesho

 

徒步接近尾声,我们有点依依不舍。翻越GL垭口时我们遇到了两位越野大神(名字我给忘了),他刚刚以阿尔卑斯式无氧登顶布洛阿特(世界第十二高峰,海拔8051米)并下撤没多久,居然又陪着我们翻越了GL,这强悍的体能,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我和Antonia

 

我和那位越野大神其中一位道别

 

 

Javi和Vicky

 

 

Day 12:Shaiesho营地-Hushey村庄  然后再次驱车7小时返回Skardu小镇,第二天再由Skardu飞回伊斯兰堡,再在伊斯兰堡休整一天后,大家依依惜别,各回各国。

 

Hushey村庄的小麦

 

 

走出K2BC的最后一刻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睛有点微微湿润 
我知道这绝不是矫情
因为,有些路,只有你走了你才知道

 

从伊斯兰堡飞回中国的飞机上,看着飞机下面的巍巍喀喇昆仑,我突然想起太祖那首十六字令: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
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山,倒海翻江卷巨澜。
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再见,克什米尔!再见,喀喇昆仑!

人已赞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属作者本人,途川户外旅游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途川户外旅游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探险摄影

去个哈尔滨像出国|小众景点+拍照圣地满足你冬天一切幻想!

2020-1-2 9:07:50

探险摄影

我在天山无人区的11天---徒步穿越狼塔C+V线

2020-1-3 9:15: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